Vchorale

咕咕咕咕咕咕~咕噜噜噜噜噜~(。、)

Bitterly Sweet

咒蓝的激情短打,克服了咕咕咕,为您献上,略微梦女向,避雷请走退出键。也祝大家生活幸福呀!!!


宁夜乘着乌云去,暖阳悄访人间。百叶窗将慵懒的我庇护与房间中,而你坐在床边,青筋凸起。

“早安,亲爱的。”

回应的是沉默。

“该,起,来,了!!”

痛意从脸颊涌入大脑。

“请你立刻远离我,你所敬爱的教授可不是机器人,你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你也明白你会怎么样......”

随即我将手伸向旁边的木柜,试图戴上眼镜,

“你最好在我知道你是谁之前从我的办公室里离开。”

忽然感觉手腕被人握住,别样的温度往往令常人惊叹。但这对于我何尝不是一种普通。

“好啊,我们的女教授现在要赶他的丈夫离开了,那我也不挽留,你就继续辅导你的学生吧!”

我没有意识到脸上泛起的绯红,立刻起身,伴随着被褥的滑落,我小声狡辩,“哪有,但你也知道梦有时候与现实无异,甚至可以说梦就是现实。亦或者说现实就是梦?那这样的话存在又是什么呢?你看,这很有意思吧!所以我因为研究就......饶了我吧!”

“女士,你的衣服......”

脸,更红了。

“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女士,最好不要忘记把衣服穿反。”

“我知道啦,咒蓝,不要再损我啦!”

“真的是,烦死咯。”

扑哧,还是笑出来了呀。

乘这个时间,先帮她做早饭吧。

“今天穿什么好呢?既然是休息的话,随意一点也......”

门外传来了巨响。

我赶忙穿上衣服,磕磕绊绊的跑出来。

千万不要摔了呀,话说咒蓝不会又在研究新菜式吧,明明之前的还没学好呢,就这么想的时候,和你撞了一个满怀。

“嘶,鼻子没流血,还好,话说你没在研究新菜式把咒蓝?”

脚下墨色的不可名状之物却早已给出了回答。

扑哧,这个时候不该笑吧。

沉默

“算了,还是我来做饭吧,我知道今天是纪念日,所以早饭想吃什么呢?”

“华夫,对了,还要煎蛋。”

“提要求的时候明明那么爽快”

“你说什么?”刚坐下的你从报纸背后挑眉。

“什么也没说,我的先生。不过最好你下次还是不要让你的老教授这样受苦受累了,她也想一早上起来就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

“你,哎......”你回过头,又去看报纸了。

就这样翻炒着,就这样调味着,就这样也许,也不错呢。

做完早饭之后陪他一起熬药吧,只不过这次搞砸的会是自己了吧?

但能这样料理着,计算着,熬煮着,也不错呢。

“咒蓝,饭好了,来吃吧!”

“好的......’我的‘老教授。”

笼中之鸟

这是舟杰斯顿的同人文,如果不喜欢这个角色的话可以先行避雷。(P.S.这是明日方舟的一个偷税(你懂的)犯大概吧,不过会因为自己的xp增加一小点设定,会有些ooc,敬请见谅啦,咒蓝的文大概也会在这个礼拜更的就是说......)同时,这个世界观中霜星和大爹还没死,目前正在罗德岛接受紧急治疗(我真的很不喜欢死人,不过你要说霜星和大爹的死升华了明日方舟剧本的深度我觉得你说的也没问题)。梅菲斯特就剧情进度角度来说目前和塔rua一起被关在罗德岛,不过博士正在尝试对其进行心里引导(这个世界观里梅菜扣肉在犯下太多罪之前就早早被博士带出了整合运动。)总的来说,世界观是建立在比较理想化的泰拉大陆来写的,当然人还是会死的,只不过死的人变了而已(?)。复数博士注意(这个世界关里不只一个博士。巴别塔的恶灵增加了!)如果有雷点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勉强自己来读了。如果对于鹰角的剧情有总结和梳理的话也欢迎来和我交流呀!总之还是很感谢大家来花时间都这篇文的。

 

先生,您的出狱手续已经办理好了,您的保证人已经为您将合约授权了,您现在是自由之身了!

 

令人不悦地机械音回荡在监狱的每一个隔间里,囚笼里的人艳羡着,憎恶着,怀疑着这样一个杀手是如何得到自由的

 

杰斯顿心想,这或许是公司的决定吧,毕竟是前金牌杀手,就算任务失败,也总还是有利用的价值的

 

不过真的是这样的吗?他心里也没底

 

当然,得到了自由之身后红酒是他最适合的庆祝方式

 

走进狭小的酒馆,他吆喝着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杯略微有一些奢侈的红酒。

 

“先生,这就是你点的酒了。”略显年老与憔悴的酒保将他的红酒递了过来。

 

红酒映射着诱人的红光。

 

随着红酒,一封信也被带到了杰斯顿的面前,印在上面的火漆还残留着温度。刚出狱就收到这样的信件着实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不过杰斯顿不以为然,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一直以来皆为如此。

 

打开手中的信件,里面是一张用墨水书满整页的羊皮纸。和一些文件

 

“你好啊,陌生人,你可能还不认识我,不过我相信很快你就会对于我司所将提供给你的工作以及报酬感兴趣的。具体事宜请于凯瑟琳酒吧当面会谈。”

 

将羊皮纸放在一边,杰斯顿取出了那不算厚的文件,其中记录的是一些有关他的文档和一些对于书信者所属的公司的介绍。有意思的是,在有关他的文档里,悄悄地藏着塞雷娅和安东尼的照片。

 

真是有意思呢,这算是威胁吗?杰斯顿轻笑道。

 

红酒滑过咽喉,为这位油腔滑调的男人的好奇凭添了几分底气。

 

“酒保先生,你知道凯特琳酒吧怎么走吗?”

 

“这边请先生,我们的后门正好能通向凯特琳酒吧呢!”

 

巧合一定是巧合。

 

跟随着酒保的步伐,杰斯顿快步来到了凯特琳酒吧内,吵闹的人声貌似和与商务事宜格格不入。

 

“那先生我就送您到这里了。”酒保在跟杰斯顿尽完礼节后迅速地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杰斯顿四下张望,寻找着可能的目标。

 

会是这个小子吗?不过他看上去对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也很困惑

 

会是这个身着正装的贵族吗?不过他看上去已经被各式各样的对话所环绕了

 

最终,他将目标锁向了人去中央一言不发,将自己隐藏在兜帽下的人。

 

“您不热吗?”

 

“您在说什么?”

 

“不是您要找我吗?”

 

“您在说什么?我只是坐在这里等一个人而已。我只是坐在这里等我的商业伙伴而已。”

 

不是他吗?杰斯顿心想。不对,他可说了“商业伙伴”这一个词

 

“您……”

 

“我还以为您需要花更多时间才能理解我的话呢,杰斯顿先生。怎么样您对我司还有意向吗?”

 

“没有?”

 

“那我可否知道为什么呢,杰斯顿先生?”

 

“如此无礼的开场白还需要拒绝的理由吗?”

 

“可据我所知,您好像已经无路可退了吧。您好像还没有工作了吧”

 

“是吗,可是以我的实力想要获得工作易如反掌。”

 

“可是自由度呢,杰斯顿先生。先不说您在上次行动中饮酒这一行为,就以您在上次行动中的‘剧情安排’,许多公司都会对是否重用您打上一个问号吧?更不用提您的行动失败了,保护伞现在已经失去了容忍您如此自由发展的理由。您又有什么权力去向他们所求您所想要的自由度呢?”

 

“你!“

 

“然而与此相反,我司会向您提供几乎您想要的一切。更何况令您如痴如醉地塞雷娅女士和安东尼先生目前也在我司工作。“

 

“那个塞雷娅主任,别开玩笑了!“

 

“您对我司的能力的看法暂且不提,从目前来看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您可以先接受我的条件再考虑您自己的需求。我司是提供试用期的。如果试用期中我发现您不符合我司要求亦或者说您觉得您对我司再无留恋,您的去留将不成问题。但我还是得警告您,您的处境不容乐观。目前莱茵生命对于您的敌意已经十分明显,您在保护伞的地位以及您的生涯也因为您失败的行动和入狱的经历岌岌可危。因为您在监狱里的种种行为,也不乏有人想要将你击毙。更别提已经出狱的一些人可能会对您实行的打击报复。而我司,相反,会向您提供完整的生活环境以及保护,与此同时,鉴于目前仍就职于莱茵生命的赫莫女士和塞雷娅女士与我司的工作以及合作关系,莱茵生命与您的关系也可能将得到缓和。不过,如果您有意加入我司我奉劝您最好还是听从我司的命令,我司可以给予您自由,但与此同时,我仍希望您能完成我司所下达的指令,即使是最低限度也无妨。因为同样的我司也可以让您失去自由或者更加糟糕,除了生命一无所有。“

 

“空口无凭,不过是老套的威胁罢了。”

 

“真的吗?”

 

话音刚落,触手就从男人的外套下涌向杰斯顿,用力地将他撵到墙上。男人饶有兴致的向他靠近,摆弄着他的脸。吐息轻触杰斯顿,暖雾化为一股寒意。

 

“渴望更加仍人摆布的人生吗?我可以给您,笼中之鸟!”

 

 

男人漫步走回座位,舒展身体,像只在玩弄猎物的猫。

 

他闭上眼睛,不见的是触手和凹陷

 

“下一次消失的也可以是您。”

 

“……”

 

“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狼狈了,先…生…不过老师说吧,我不会制药。” 杰斯顿用难以置信的傲慢的语气挤出话语,将资料丢向男人,双脚于桌上。

 

“不要紧。”

 

“那你们还能叫制药公司?”

 

“制药公司也需要‘安保’不是吗?“

 

“……”

 

“你是谁?“

 

“我是博士,罗德岛制药公司的董事之一。“

 

“你又是为何会对一个杀手产生兴趣的呢?如果你自己就有能力执行任务的话。“

 

“现在在这片泰拉大陆上危机重重,我们需要我们所能寻找到的全部力量,即使再微小也无妨。至于我司到底是怎样运作的,您入职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会有红酒吗?”

 

“会的,杰斯顿先生,会的。安东尼先生入职的时候申请的酒窖已经建成了。”

 

“好吧,至少条件看来还是不错的”

 

“这是代表您同意了我们的提议了吗?”

 

“可能吧。不过博士,还是应该叫你总指挥官呢?罗德岛实际上私下里会介入军事行动中吧”

 

“终有一天您会知晓。”

 

“最好是。”

 

“如果您真的同意协议的话,现在请随我到附近的商场去筹备一下您入职的事宜和您的生活用品。预计后天我们就能抵达罗德岛了。在此之前请您管理好您的作息。”

 

“我知道了,不死的老古董。”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杰斯顿先生。”

 

“你真的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何尝不是呢?你总有一天会了解到足够深的地步的,你总有一天会理解你想理解的真相的。”

 

“但现在,杰斯顿先生,比起挑衅您的上司,更重要的事情是做好您的本分。您的上司启动您并不意味着您不会在‘任务‘中‘破损’。“

 

“不要命令我,也不要威胁我。“

 

“你好像忘记你已经不是自由的了“

 

“你说什么?“

 

“欢迎来到囚牢,笼中之鸟!”


所以就是某些人(指我)半夜爬起来画了艾酱然后早上像死尸一样是吗?

第一章

第一章 不名其状的种子

批注:这篇文章会挪用一些人设就好比如说在现在出现的葛杰夫。这是因为我对于这些角色的死亡心存不满和伤痛。与此同时,向后发展可能会变得黑暗和复杂,如有雷点,请阅读批注(我一般都会在正式篇章前写好批注的,如果没有,那确实是我的问题,请您见谅。不要在评论区和可能会喜欢我作品的人吵架,可以提建议的。如有不足还请您指出,我也不是职业小说家,也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另外,也还请您不要举报我的作品,这无论对我还是喜欢我作品的人都会是一种很大的打击。谢谢你能花时间来阅读我的作品,希望你能看的开心。)

“用力,你可以的,深呼吸,用力。”高挺的男人在一旁这样说着

“……”身着陋衣的男人就这样站在那里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躺在床上的女人竭尽全力的嘶吼着

“不要求求你不要”近乎疯狂的女人哀求道

“先生,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她的头了“站在被关爱着的女人身旁的医生说到

“求求你不要丢掉他,就当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求求你!“被淡漠的女人如是说到

“…….“

“女士,请你再用力一点,她就要出来了!”医生如是说道

寡言的男人走出了房门

“啊,为什么会那么痛啊!!” 那位母亲如是说道

“请不要带走我唯一的孩子”那位母亲如是说道

“女士你看,她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哦”

“啊我亲爱的孩子”女性的声音逐渐重叠

“为什么我没有办法守护你”/“我将守护你直至永恒的终焉”

差异性逐渐变得刺耳

“去死吧,贱种留下的孽子!”/”我爱你,亲爱的赫芙莉。”男人的声音冲突着

在荒野的孩子和在拥抱里的孩子却没有明白

这样的

这样的杂音将会在他们的人生中留下怎样的烙印

不过这对于王宫里的贵人来说无足轻重,因为这无非是两个普通的孩子的起点。除非预言指定了这两个孩子成为现有制度的颠覆者,除非预言指定了这两个孩子成为救世主/破灭者,不然什么也不会发生。不过也许这样的不然既是必然。因为现在的王宫已被不和谐的杂音充斥了。

“我…我…需要…去…觐见国王!” 神官气喘吁吁的说到

“什么事这么重要?不会又是什么花边新闻吧?”守在门外的战士长搂住神官如是说道

“你放开他啦,迈克威尔,说不定他这一次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陛下讲呢。”站在一旁的少女如是说道

“艾瑞莉卡,麦克威尔你们不要吵了,无论怎样陛下不都很喜欢听神官所讲的是吗?放他进去吧”严肃的青年用低沉的声音说到。

“好像确实每一次都像葛杰夫说的这样呢。”麦克威尔如是说道。

沉重的大门被葛杰夫和麦克威尔推开了,正坐在王座上读着报纸的国王从文字中悄悄的抬头,撇了一眼气喘吁吁的神官,眼神中流露着一丝期待和兴奋。

“这一次你又带来了怎样开怀大笑的消息呢,神官先生”

“不…不是的,这…这一次是很重要的事情”神官急促的说到

“休得无礼”站在国王旁边的男人说到,“即使你是国王从小的玩伴也不能如此僭越!”

“你就让他说吧,麦克白。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国王爽快的答道

男人就这样瞪着国王,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是,是这样的国王陛下。预言,新的预言诞生了。魔王的女儿诞生了,而预言说她将灭亡这个国家,而只有有着宝石般碧蓝的和迷雾般神秘的眼睛的勇者才能阻止她,只有这样她才会停止所有行动,而国王你,会……”

站在一旁的中年魔法师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中醒来,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国王

“会发生什么,快说!”麦克白怒吼道。

“会…会死! 陛下会死!”神官不顾一切地说了出来

“放肆!查尔斯!我知道你是陛下的童年玩伴,但我未曾设想你有一天会说出这样的胡话!来人把他拖出去斩了!”查尔斯的怒吼不断地在房间里回响着

“安静,麦克白!查尔斯,我真的会死?”

“是的,普罗米修斯,你的死是毋庸置疑的。”

“疯了,这一切都疯了”麦克白不停的在这个房间里踱步

门外借着艾瑞莉卡的魔法悄悄偷听的三个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陛下真的会死吗”艾瑞莉卡担心地说道

“预言是不可改变的”葛杰夫低声喃喃着

“我可不相信那样的陛下会死”麦克威尔激动的说

“可那是预言啊,预言从来都没出错过!”艾瑞莉卡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声

“不会的,现在魔王的女儿还是一个婴儿,而国王还有许多年月可以用来寻找办法。实在不行,就有我们还有那位先生一起来将那些魔王讨伐。”

不知为什么,艾瑞莉卡笑出了声

“笑,笑什么!”不知为什么麦克威尔满脸通红

“不,我只是在想我这几年要学多少破解咒才能保证你在战场上不会身负重伤然后被担回来。”

“你!”麦克威尔的脸更红了

正当葛杰夫想要让他们两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背后突然出现的人。确切来说是三个人。

“你们是谁!”他警惕的问

“我们啊,我们只是一些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青年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

“你们来这的目的为何?”葛杰夫看向悄悄地看向身后的惊慌的两人,用手势示意他们冷静下来,准备作战。

“我们啊,我们只不过是来向你们的陛下效忠的。所以这位先生,请放我们进去吧。”斗篷下传来了稚嫩的童声。斗篷下的人们越来越近。

“你们不能进去,陛下他正在商议很重要的事情!”葛杰夫坚持到,并示意艾瑞利亚开始咏唱。

“你看你这不一点都没有迎客的心情吗?”从葛杰夫的背后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不许动!”重叠的声音在麦克威尔和葛杰夫的拔剑声中被增幅,回响在整个走廊中。

可在他们转身的瞬间,突然的手刀将葛杰夫和麦克威尔两个人都打晕了

“肆虐的精灵啊,请聆听我的呼唤,赐予我无上的权力,天罚!”

“伫立的为人啊,请为我遮掩烈日,赐予我生命的荣光,囚锁!”

“即使他们倒下我也不会输的”艾瑞莉亚宣告到

“双重吟唱吗,在这个年纪做到这步很不错了啊……真可惜,我们今天是敌人呢。”

藤蔓逐渐瓦解,落雷化为了微光,艾瑞莉亚的魔力被不断的吞噬。整个人仿佛就像一直在被虫噬一般痛苦万分。

“怎么…会?”艾瑞莉亚终究还是忍不住因巨大的魔力消耗打来的倦意的侵扰,陷入了沉眠。

“你太鲁莽了,我本不想对这年轻的女性出手的。”

“效果不都一样吗?”

“算了,都做到这一步了,进去吧。”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惊扰到了室内的众人,而麦克白率先发难,

“是谁胆大包天到打扰陛下!门口的守卫内,怎么不把他们拦出去!”麦克白像毒蛇一般愤怒的向外来者吐息。瞥见了倒下的葛杰夫他们,满是怒火的内心又平添几分却意。他示意国王小心,又很快向魔法师下达备战的指示。

但身着斗篷的人毫无退让,整齐划一的向国王鞠躬,毕恭毕敬道,

“我们是来向陛下效忠的,而这只是我们的一些小小心意而已。我们”

说罢,穿着斗篷的孩童提着一个精致的篮子来到了国王面前。掀开盖在篮子上的布,人们惊异的发现里面被填满了金色的苹果。而其表皮映射着国王的注视。深棕色的双眼变成了诱惑人心的金红,悄悄地灼烧着丰满的果肉。

“我们又如何确认你们的忠心?”麦克白质问道。

“如果这样珍惜的礼物还不够的话,那这个消息怎么样?”

“你们想要寻找的救世主现在被留在了格林之森里,无依无靠。”

“你是怎么知道的?”麦克白诧异的高呼。

“你不需要知道。”

“无礼!我不处决你们已经是仁慈之至了!我不因为你们伤害守卫而逮捕你们已经是尽足礼数了!现在你们又羞辱麦克白!我命令你们,如果你真的想证明自己的忠诚,就去格林之森把救世主带回来!”

“是的,我伟大的全能的陛下。”

身着斗篷的人消失了。

麦克白长舒一口气,“我们真的能相信他们吗?”

“只要他们能帮我们达成我们的目的,又有何不可呢?”普罗米修斯如是说,“他们想要的无非是权力,无非是金钱。这些给他们就是了。他们始终是不可能成文王的。只要我还在这里一天,我就不会让这国家陷入战火,我就不会让这国家落入暴君之手中!”

“是的,陛下,是的”。麦克白心中显然还留存着意思担扰。

墙角的魔法师起身了,低沉的声音从嗓子里被挤了出来,“我去调查了,陛下。”

“好的,文森特,不过走之前记得治疗门口的那些孩子,看那充盈走廊的魔素量就知道他们也努力了不少去阻拦那些异乡人。”

“我知道了…”

文森特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就好像刚刚的苹果里的一颗小小的种子落在了他的心里,落在了这片名为阿斯兰的国度里。他偷偷的瞥向坐在王座上的普罗米修斯。他看着他在确认那金苹果无毒之后要了上去。他看着满意的表情在国王脸上绽放,他仿佛能感觉到甜味在国王的舌尖漾开。他仿佛能听到种子滑过唇齿的磨裟。但他不知道远处婴儿的啼哭声和土地开裂的声音。他不知道那小小的种子将何时开花结果。他仿佛知道了些什么却又一无所知。

距离战火的起始,还有21年。


类花吐症if

我又来写老大哥(咒蓝)同人啦!这次是类花吐症!设定是文若美术系少女+咒蓝,不喜轻喷,如有雷点请先行避雷谢啦


吐出来的是花还是血呢?悄悄的在心里留给自己这样的问题。已经没力气啦。这样的话说到底一点都不想让他知道。你只要微笑就好。他只要微笑就好了。所以千万不要哭出来,不要留下眼泪。因为你的眼泪就像破裂的玻璃,会在无声息间划破我的心。


那股暖流到底是什么呢。那股在心底的暖流到底是将要从口中溢出的血还是沾满血迹的蔷薇呢?不知道呢。好多事情都还没来的及去了解。好多事都没来得及去说。


就这样慢慢的将手举起来轻抚你的脸颊。划过你的眼睑,抹去那尚未可见的眼泪。


“要笑哦,一定要笑哦,咒蓝!”


“嗯...”


你知道吗,那句话对我就足够了。因为啊,最喜欢你的笑了。如果是发自内心的笑的话,就是我最好的良药了。


可是啊,我也得戒断这样的药物上瘾了呢。


这样的生活真好啊。


咳咳,又来来了吗?


轻轻的将这朵花摘下,放在手掌中央,递给你看。


是一朵小小的桔梗花呢


一朵小小的桔梗花哦。


你逃避的目光真是可爱呢。纯红的眼眸里的躲闪,纯红眼眸里的愧疚,纯红眼眸里的爱意,在现在像勃艮第一样麻醉着我。


在这样的恍惚间我又开始咳嗽了啊。


这次会是什么花呢?


不过答应我,无论怎样都不能哭哦,无论怎样都要笑。


因为我们拉过勾不是吗?


所以为什么要哭呢?


你的眼泪滴落在我的脸上让妆都卸了哦!


这样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在具有美感了吧?


所以笑啊!


举起了手,将你的嘴拉开,摆出了微笑的样子。在那一刻我忘记了你的长舌头会露出来,忘记了现在躺在你腿上的我会变得更加痛苦,忘记了这样你也会更加痛苦,忘记了...什么呢?


啊,还能听得见吗?


嗯...能听得见呢


低沉的嗓音将那句话悄悄地带入了我的耳朵里


那就好呢


是啊


记得要好好吃饭哦,我有把食谱和时间的把握好好写下来贴在冰箱上,这样你应该就不会再饱含好意的给客人端上那样乌黑的食物了吧...不过那碗饭还是挺好吃的哦...不是超级好吃!


......


你这样不回我话我可要生气了哦!我可要得啸风黑气了哦!


你终于笑了呢...


那个禁欲的恶魔又笑了呢


记得我这一次只是去出一次差哦,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高挑的恶魔温柔的抚摸躺在他腿上的少女的额头。栗色的头发就这样披散在他的腿上。少女望向恶魔,开心的笑着,恶魔望向少女,眼中带着一丝惊讶,不过很快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像温和的月光一样,清冷而又美丽。这样的月光打在少女脸上,反射出了星星一般的光。


请在最后一次亲吻我吧...


恶魔什么也没说......


不行吗...


那...咳咳......?


恶魔困难的弯下高挑的上半身,缓慢而又优雅的亲吻女孩的额头。黑色的长发散落在脸庞,勾起思思痒意。


那一次的吻是炙热的,带有着淡淡的墨水香气。那一次的吻是最后一次的,带有离别的感伤,带有墨水的苦涩,带有醇厚的回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纯白的罂粟花从少女嘴中跃起,向上浮去,落在恶魔的手里。


你还爱着我,这就足够了。


不过在此之上还有一件东西想让你也可以次


可以吗?


没问题的


恶魔轻轻的将少女的头移到枕头上。起身,抱起了少女。


上楼的脚步是轻的,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是这样。


再一次像机械一般的抬起自己的手,指向那个房间


那个最初搭建的房间


你会...咳咳...在.......我的画架下看到......咳咳咳.......咳咳咳看到那个东西.......记得把它打开


这次在我的嘴巴里绽放的是曼珠沙华啊,真是不妙呢


恶魔打开了青蓝色的大门。径直地走向了她的画架。他看到的是一个箱子,是当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嘴巴中会绽放花朵时,是当他第一次看到那个她嘴巴里的白色蔷薇时她吵着闹着说要买的那个楠木箱。


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箱子在魔法的作用下自己打开了。


里面是记录他们在一起的全部的手账,明星片和照片......在阳光的作用下,反射着泛黄的光


忽然一只手落下了


忽然,些许的,不,如瀑布般不停歇的眼泪落下了


冰冷的身体蜷缩在温暖的怀抱里


在黄昏的阳光里,每一朵尘埃都在泛着光,泛着有情绪的光。


你一定看到了吧,恶魔小声的嘀咕着,你一定看到了我违反了约定的哭的样子,对吧.......


不知道是回应也好还是巧合也罢,少女的脸上挂着一丝温暖的微笑。


刚搬进这件房子的时候所种下的樱花现在已经快凋谢了,不过屋内还是有很多尚未来得及被打扫的细碎花瓣散落在木制的地板上


恶魔抱着少女,不知是哭还是在笑着说


下一次也让我和你一起画画吧

稍微改了一下字